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无法自动求和 >> 正文

【荷塘】活出自己(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暑假了,这样漫长的假期,尤其是对于学生们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了。放下书本,暂别学校,游离学海,可以说有一段时间的心情放松、无拘无束。不眠的童心重又拾起,回归欢乐无邪的年代。

然而,对于孟凡,一个读高一的男孩子,这个假期对他更为有所帮助的是,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帮助母亲,帮助她分担家务和地里的活。孟凡一家就他与母亲两人相依为命,母亲有病常年缠身,勉强维持生计。孟凡本不想再继续读书,给家庭增加负担,可是母亲那满含爱怜的眼神告诉他,一定念有所成,知识可以改变一切。

孟凡把自己的假期安排得满满的,每天的计划都罗列的详细,除去自己利用时间来补习外,其他的时间几乎都用来照顾母亲,学着大人们下地干活,回家做饭洗衣。孟凡认为,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这个暑假没有浪费,过得充实,自己的内心也感觉踏实。

同村读高中一年级的就有三个孩子,有一个叫李天一的,同岁,在一个班级,学习成绩不是很好,虽说头脑灵活,但就是不往正劲上使,以致他几乎对学习失去信心。另一个叫孟亮,不在一个班级,他学习与孟凡不相上下,在班级里前五名左右,都是被老师看好的苗子,盯着不放松,希望有个好的成绩。

放假的第二天,他们就商量好在假期里好好地玩一通,在学校里太压抑了。由于孟凡的家境,他们两个也只好顾及着他的时间,只要有空,就有不得闲的时候。

几天的疯狂,慢慢的失去了激情,主动也变为被动,脑子里逐渐地塞满了懒惰、散漫,每天的清晨都几乎与床相伴,总有睡不醒的感觉。

这一天清晨,孟凡早早的醒来,但还是感觉困劲十足,躺在床上不愿起来。他侧头听了听隔壁母亲的房间,没有动静,母亲还在睡梦中。昨晚母亲气色很好,就与母亲多聊了会儿天,自己还完成了一门作业,睡觉时已经凌晨两点了。想想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活要干,就闭上眼睛温存这恋人的时光,睡意迅速席卷上来……

“嗨!睡梦中的我!快快醒来,今天天气这么好,别浪费了!”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听起来好听,也有点大人成熟的味道。

孟凡睁开双眼,门口站着一位高高大大的男人,看上去有近五十岁,身体硬朗,红光满面,一身的名牌。他微笑着,示意孟凡起来,到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

“我知道今天天气很好,”孟凡透过窗口看了看天,又歪头瞧了一眼这个男人,“咦?你是谁?你刚才说什么?”

“呵呵!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那个男人爽朗地笑着,故作神秘。

孟凡用劲眨了眨眼,很对啊!明明站在眼前的是一个人啊!怎么感觉云里雾里的!他说话怪怪的。但仔细看看,这个人还真的与自己很像,就是岁数大了很多。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孟凡坐在床边偷眼观看,怕他蓄谋不轨。

“呵呵!你不要怕,我没有恶意的。这样跟你说吧,我是未来的你,三十年后的你!”那个男人双手比划,自己若有所思地解释着,“好了,看到你,我就放心了!那…等会儿见!”

说完,那个男人瞬间消失,划出一道刺眼的弧线,夹杂着一声哨声。

“哎!你等等…等等…”孟凡高声呼喊。

孟凡猛地睁开双眼,他依旧躺在床上,外面的天已然发白,没有那个男人,没有弧线,有的是早起鸟儿欢快的身影和那悦耳的鸣叫。

哦!原来是一个梦,怎么感觉是在真实的生活中呢?!呵呵!也许这几天看科幻片看得多了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孟凡想着刚才的细节,心里好笑,要是真的遇见未来的自己那就好玩了。他苦笑着摇摇头,既然睡意全无,那就索性起床,到院子里溜达溜达。母亲还在熟睡中,不能惊动了她,等做好了饭再叫她也不迟。

孟凡出的门来,凉爽的感觉袭来,清新惬意。他下意识里走到院子中的一架蔬菜旁,欲蹲下摆弄,但眼角的余光似乎瞥见在一角落有一团白影。孟凡定眼观看,在架子的尽头,坐在石凳上有一个人,正是梦中的那个男人。

“啊!”孟凡快速站直身子,嘴巴张地大大的,“你,你原来真的存在啊!”

那个男人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冲他点点头。

“难道这又是在做梦?!”孟凡看着那个男人,像是自言自语,他伸出手指用劲掐了一下自己,“哎吆!”

“呵呵!这次不是在梦里,刚才我只是要你有所心理准备,才进入你的梦境中的,怕你现在见到了我,害怕的昏过去!”那个男人慢慢站起,示意他走过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认识你,你怎么到我家来的?”孟凡还是不相信他的话,小心地看着他。

“好吧!我就简单的说说,说完了你就相信我了!”那个男人一摆手,叫他仔细听好了,“我确实是未来的你,整整三十年后的你。那么现在的你,就是三十年前的我。这,这下你明白了吗?”

孟凡眨着眼没有说话,那个男人看着他,继续说道。

“你在高考结束后,哦,不,是我在现在的两年后,考上了一所科研大学,分数不是很名列前茅,但更主要的是,有一项智力测试,也就是我,智商很高,被一所神秘学科专业看中,一位老教授亲自来点名带我。”那个男人斜眼看着孟凡,双手不停的比划着。

“条件很优惠,免去一切学杂费,免费供吃供住,而且读书期间还有科研补助费,毕业后留在他们的单位,年薪高得惊人,这都是别人做梦所没想到的。而你,也就是我,轻而易举的得到了。”那个男人一直看着孟凡。

“所以说,我很有聪明头脑的,不像那个叫李天一的,他只是混到了一个厂长的级别。”

“什么?你说什么?”孟凡一瞪眼,“你说李天一当了厂长了?”

“嗯!对!”那个男人略有一惊,随即一笑,“呵呵!对,他没有考大学,高中也未毕业,到了高三的上半年退学进了厂子,不过他勤奋好学,一步步走向成功,最后自己当起了老板。呵呵!厂长有啥奇怪的,你后来成了有名的神秘人物,专搞国家科研,很了不起的!”

“哦!那,那孟亮呢?他后来干啥了?”孟凡想起了另一个好友。

“哦,他啊!他上了医学院,成了医学专家,还算可以!”那个男人不屑地说道。

孟凡一段时间的沉默,上下的看着这个人。

“你说,你说我读好的大学,没有依靠我的分数,而是我的智商帮助了我?

“哦,对!可以这么说!”

“有这样的好事?”

“哦,是!”

“呵呵!你糊弄谁呢?有这样的神秘学校吗?他们又得到了什么?”

“不,没有糊弄。一开始我也是纳闷,可后来这都发生了。他们每年都在全国选出一批高智商的人,从事国家高级机密工作。比如,比如研究这个时光机。”那个男人怕孟凡还是不相信,就拿出一个犹如手机大小的东西,不是方方正正的,而是有一个把手,上面很多按钮。

孟凡还想说什么,被那个男人拦下。

“你先别问了,我时间有限,这次回来就是利用搞科研的时间,也算是自己体会了一把,等会儿我就回去。”那个男人快速的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你不要太劳累了自己,既然命中注定的事,还是轻轻松松的玩吧,让我享受三十年前他们高考前紧张学习而我没有的快乐吧!因为,因为你,我,有智商!”

那个男人骄傲的一笑,嘴角随即一撇,打了个响手指,随即用手指着自己的脑门。

孟凡没有笑出来,他仍然疑惑,但更看不惯的是这个男人的不屑,难道自己以后发展到这样了?

“哦,对了,有一个事要说一下,就是他们这所神秘学校给开出了优厚的条件,他们也是有条件的,就是,就是…”那个男人话语中缓慢,带有痛苦。

孟凡不明白他的意思,正想问他,只见他回头朝母亲的房间满含深情地看着,似乎还看到他的眼角红润,有晶莹透明的东西滚动。他慢慢走到大门口,站定,抬手按下一个绿色按钮。

“记住,这两年好好的陪母亲,她是个好母亲!”话一说完,只留有语音,人一下子不见了踪影。

孟凡怔在了原地,感觉空气凝固,压抑得喘不过气来。这就是穿越吗?难道在科幻电影中的情景也在现实中有?自己不是在梦里做梦吧?!孟凡脑子里胡思乱想,四处查看,试着寻找现实的实景。

“孟凡,你跟谁说话呢?”母亲的房间传来声音。

孟凡顿时觉得,这一切都是真的,刚才的那个男人就是未来来的,不是在做梦。难道他真的是三十年后的自己?孟凡没有把握。他看了一眼母亲的房间,答应了一声,离开院子,走进母亲的房间。

吃罢早饭,收拾好一切,孟凡本想约出孟亮、李天一他们,跟他们说说自己今天早上的遭遇,看看他们有啥想法没有。但看到母亲病情有所加重,他只好把母亲送到医院,经查看,是感冒,输水三天。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孟凡把那天早上的事情前前后后想了好多遍,就觉得不可思议,如果跟他们两个人说了,他们会相信吗?他们还不笑掉大牙吗?自己又开始动摇了那天的想法,那肯定是一个梦,一个幻觉。决定不去告诉他们,就当是多看了一部科幻电影罢了。

......

事情就这样慢慢被时间洗刷而后没有了印象。暑假过后,又是忙碌而又紧张的学习,一切都随着时间的节奏,慢慢地发生着变化。

李天一的学习没有因此而改变多少,他不急不躁的心态,也让孟凡佩服,在班级里倒数的名次,他还真沉得住气。孟凡没有少说他,好好珍惜高中三年时光,家中父母含辛茹苦的供着上学,应该努力才是。李天一只是苦笑,说自己没有念书的天分,自己落下的太多,不能再追上去了,不如早早的进个厂子打工。

孟亮很有一股子韧劲,埋头苦读,他的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得很稳。孟凡也不止一次的与他交流,畅想着未来的职业。孟亮说自己喜欢医生这个神圣的岗位,救死扶伤,品德高尚,自己应该优先选这个专业的。

孟凡的成绩不好不坏,心里挂牵着母亲,毕竟精力有限。但他有时候下意识里想起那天早上的事情,冥冥之中感觉有股力量,用足了劲把他所看到的、所想到的所有事情都往预言的道路上发展。他害怕这样,但又盼着这样。

日子一天天过着,进入了高三,学习就更加的紧迫。孟凡有意的避开那股力量,不让努力学习,那么自己偏偏刻苦,除了好好照顾母亲外,其余的时间都用来学习,不能浪费半点时光,他知道这是改变命运的关键时刻。

然而在近年关的时候,李天一退学了,他在退学的第二天就进了一个县城的厂子,打工去了,孟凡都没来得及见他。他静下来的时候,仔细想想,觉得后怕,难道那个人的预言要发生么?!但也觉得欣慰,毕竟李天一通过自己的努力,后来可能当了老板,有了骄人的成绩。

终于考试了,盼着来,又怕它来。经历了三天,把学子们苦熬已久的心完全释放出来,如释重负,大人孩子,家家都松了一口气,就等着命运的审判。

孟凡的母亲在这两年的时间里,病情时好时坏,在考完后的十几天里,突然加重。他又把母亲送去医院,医生说需要住院一段时间。孟凡无奈,因为需要钱,可家里实在是拿不出来那么多,也只好暂时住几天再说,觉得有医生护士照料,自己也放心,于是他也天天在医院守着。

高考分数下来了,孟凡和孟亮的分数差不了几分,都是名列前茅,应该能上好的大学。就在他们沉浸在喜悦中时,学校有通知,叫他们到学校面试,参加一次智力考试,测试一种新型的智商测验能力模拟,测试后再按分数选取学校。孟凡又是一惊,难道这么快就按着那个人所指的路走吗?

果不其然,测试过后,整个学校只有孟凡一个人通过,他可以不用选取任何的学校,就可以去上一所科研大学,这是学校的荣耀,也是个人千载难逢的机会。

孟凡坐在母亲的病榻前,看着母亲熟睡的模样,心里久久难以平静。母亲,难道这样的好事真的降临到自己的身上?也许是上天的恩赐,看到您老人家的不易,来帮助我们吗?正在他想着心事的时候,学校老师给他带来了一位教授。

教授告诉他,你的学杂费全免,毕业后必须留在原单位搞科研,年薪诱人,一切都是很多人的追求目标。但是有个条件,就是舍弃现在的所有,心中没有丝毫的顾虑杂念,只身前往,以后也别想再见,包括病床上的母亲。

孟凡呆了,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与那个未来的自己诉说的一切,又是那样的吻合。只是那个自己没有说明所交换的条件,原来要自己付出舍弃亲情,舍弃现在的一切来作为交换。

......

晚上,孟凡没有睡意,静静地坐在母亲身旁。母亲几天来病情好转,脸色微红,气喘均匀。他的心里乱乱的。

交换?用亲情吗?自己长这么大,都是母亲一个人辛苦的拉扯着,自己大了,有出息了,怎能在她需要的时候离开呢?就算他给出的条件再大的诱惑,把自己的母亲照顾得好好的,也不能做不孝子!好工作,好命运,都是拼搏出来的,不是安排好的,怎能舍弃至亲去选择一个虚无缥缈的影像呢?

整整的一夜,孟凡想好了心中的打算,他决定在今天选取大学,报考志愿,定下自己未来的目标。

忙活了一天,很充实,心里也很敞亮,坐在母亲的床前,孟凡感觉轻松了许多,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

癫痫病是否遗传呢
癫痫病发作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贵州治癫痫病最好

友情链接:

刻画入微网 | 内向人的优势 | 淘宝网男士手表 | 加拿大号码 | 汽车氙气灯改装 | 女款衬衣 | 玻尿酸除皱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