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女款衬衣 >> 正文

【筐篼文学·征文】当爱如洪流来袭(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当、当、当”强子听见敲玻璃窗时,极不情愿地微睁开双眼,一脸的不悦,没好气地说“车坏了,出不了车了!”客人摇摇头叹息着无奈的走远了。

强子,是一名夜班出租车司机。

开出租车是一件非常辛苦操心的工作,无论风刮雨落,寒来暑往,白昼黑夜,总是飞速奔驰在迎来送往的路途之上。

一个意外的发生,使我和强子有了一面之缘。

天气晴好的那个星期六的下午,几个姐妹相邀去看《速度与激情》的电影,在散场之际,随人流而行,穿了高跟鞋的我,一不留神,脚下一滑,不好,疼痛顿时开始刺激着我,惊慌失措的姐妹,扶着因痛楚而脸形极度夸张的我,挪到亮如昼的路边,准备打车送我去医伤。

一辆出租车在我们面前戛然而止,姐妹们扶我上车之际,我的余光瞟见司机紧紧地盯住我的伤脚,心烦气躁的我,对司机这个小小的眼部运动讨厌至极。

在去往医院的路上,脚痛却在一点一点地缓解,不再那样锥心地痛楚了,脸自然也就不似魔鬼般地可怕了,心情也放松了许多。略懂一点医学的我,知道已无大碍,只需把“红花油”涂擦一番即可。

我就主动和司机说“师傅,没事了,现在不去医院了,送我们回家”。紧接着我报出了小区的住址,没想到司机说:“你们也住在这个小区?”

“什么话?我们也住在这个小区。而是我们本来就住在这个小区。”哼,真冒。小丽的话好赶趟哦。

“嗨,巧了,咱们是一个小区的。”

“哦?那平时怎么没有见过你呢?”

“呵呵,你们白天上班,本人白天睡大觉着那,过着那种黑白颠倒的日子,怎个会见得到哦。”

“此话有理,这样说来,我们还是街坊了。”

“本就是街坊,只是不相识罢了。”

“那我们以后就不是陌生人,而是熟人了哦。”

“那是那是。”

就这样我们几个边聊着边往回赶着,不知不觉就来到小区门口了。

临下车时他说:“强子,是我的名字。这是我的名片,这里有我的电话号码,有事需要帮助,尽管打电话给我,当然有哪位相熟的朋友需要用车,也别忘给我打声招呼了。”语毕,顺手就把名片递给了我。

平时反应很迟钝的我,今天反应却出奇地快,随口就把自己的电话报出去了。还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没有私家车的我,少不了麻烦你,早晚有个急事什么的少不了搅扰你。”

“客气,客气了,有事尽管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没问题,定当相帮。”

我们下了车,说着笑着走进了小区,各自向家奔去。也真是奇了怪了,这痛楚来得快去得也急,此刻只是感觉有点隐隐作痛而已。

现在想来,当时那个夸张的痛,就是一种紧张和娇气在起主导作用,无形中放大了疼痛的能量,才导致那么狼狈的洋相迭出。看来遇事沉稳冷静真是太重要了。

只不过是紧张了一回,虚惊了一场。现在没事了,心情大好起来了的我,没有忘记抬头望向苍穹,一轮皓月高悬与夜空之遥,透过淡淡的清辉,似看见嫦娥吴刚在悄语,点点星儿闪动着俏皮的眼睛,似航灯盏盏指路行。

清晨,手机短信提示音乐响起。会是谁呢?这么早就来短信?哎,不用管它,一般情况就是卖二手车的,奇高的薪资招聘“工作”人员的,要不就是某某银行卡丢失,速打钱过来,再或者你的某银行卡已欠费多少多少,速回这个电话以便及时核实等等之类的信息。信息爆炸时代就是这个样子。

顾自忙完之后,匆匆地行走在上班的路上,急急地赶到工作岗位,迅速取出手机,打开短信箱,一个陌生的号码,一个温馨的问候映入眼帘。我正纳闷,会是谁?消息竟然这样灵通,尽然晓得我昨天晚上出的那个“洋相”了?想想应该没人知道啊,纳闷纳闷。难道会是那个出租车司机?不会吧?顺手取出名片一看,还别说果真是强子来的短信,真是着实地让我意外和感动。我赶紧礼貌地回复“谢谢,脚是完全没有事了。”之后我就兀自地忙着工作,把这件事彻底地抛在了脑后。

说来,有点蹊跷。我经常在清晨会收到强子的短信,尤其是天气不好时,会及时发来今天风好大,天好冷,出门多加件衣服;今天外边下雨了,路非常湿滑,出门多注意脚下;今天外边炎热,多补充一些水,出门别忘了带把遮阳伞之类的信息。我只是习惯性地回复“谢谢,你也同样多关爱一下自己。”即便这样我也没有把强子当成什么好友之类,只是感激感动这株幼苗在心中慢慢地滋长着。

我从不主动发信息给他,更别说打个电话了。对于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没有什么印象的人,我认为没有必要多接触,更不会什么所谓的共同话题(纯属个见),我只是默默地接受这些问候和提示,再礼貌地回复而已。

至此,平静的生活,平静的心湖没有激起任何的涟漪。

然,这些问候和提示依然固我地向我驶来,似乎没有任何的退却之意,更没有因为我的冷漠和简单的回复而中断过。

人都有好奇之心,我亦不例外。在某种时刻真想知道强子是怎样的一个人?干嘛老是发这样温暖的信息与我?我也只是想想罢了,还真没有一探究竟之行动。

说实话,如果哪天真的和强子在路上碰面,我绝不会认出他的。因为那天呲牙咧嘴的痛,那天蜻蜓点水般的相遇,那天不多的几句闲聊,我哪里会注意到此人的身材相貌等,至于年龄大或小我更是无从知晓,又怎么会演绎一场美丽的邂逅呢?

“姐。不知为什么?那天看见你之后就觉得特亲切,总是免不了问候你,刚好我上的又是夜班,看见天气变化总想第一时间发信息给你,但愿我没有搅扰到你。”

读完这条信息的我,感动自不必说了,真正意外的是强子竟然称呼我为“姐”,还居然凭空捡了一个弟弟,真也非也?心里如是地思考着、怀疑着,我就回复了一条信息“强子,谢谢你!你做的这些一直感动着我,我不知如何回报你点滴细微的关照,真诚地祝福你,永远平安顺意!”

又一次溜达到猜想王国的我,就猜想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为什么有着如此周到细腻的情感呢?也许他有着健美的身躯,俊朗的容貌,也许他风趣幽默,也许他慧敏健谈,也许他虚伪狡诈,也许他就是一个很无聊之人,也许他天性乐于助人,也许——

不要继续瞎猜想了,那没有任何意义的。难不成你还看上人家了?否则你干嘛猜五猜六的呢?真有必要这样天马行空地来猜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吗?

另夜,黑云聚拢奔跑而来,狂风吹着哨子掠过,频频的电闪,隆隆炸响的雷声,少顷雨如柱倾泻而下。我心里竟莫名的担心起强子来了,第一次发了短信过去“强子,今夜的雨好大,路面一定积水不少,你的工作既辛苦又操心,哪怕慢一点无所谓,定要保证人车平安,谨记。”

“姐,谢谢。接到你的信息,我的眼里雾蒙蒙的,放心吧,弟谨记你的话。”

心中那份莫名的牵念,伴着雨声时急时缓,纷乱的思绪时起时落。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对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无端生出一份牵念记挂来?

清晨,丽日东升,空气清新,鸟儿啼唱,树木挺拔,花儿馥郁,草儿翠绿,泥土芳香。

“姐,平安无事。你也该伴着雨后洁净的空气去上班了,好心情与你相伴。”

我们就这样以短信的形式演绎着这份友谊,演绎着这份姐弟情缘。

“姐,昨夜的雪好大,现在气温很低,路面有一层薄冰,你出门一定穿厚点,多多注意溜滑的脚下,提前走几分钟,免得急急乎乎地赶点让人担心。我总是这样地牵挂着你,休怪我多事哦。”

“强子,谢谢你对天气及路况的及时播报。辛苦一晚上了,一会下班吃点早饭,好好休息一下吧。”

踏着薄冰走在寒冷冬晨里的我,不觉寒,不觉冷,只觉暖。

“姐,我心里好难受,不知可否见见你?哪怕只是和你静静地坐一会,仰或有一点点时间和你说说心里话也好。”

我久久的,久久地盯着这方小小的屏幕,这寥寥的几个文字组成的短句,似具有无比的魔力一般,使我陷入了沉思之中。按理说去去也无妨,然我的内心发生了激烈地冲突,去或者不去之间,不停地争斗着、吵嚷着,末了竟挥舞着棍棒真的打将起来了。

想想,自从那次相遇到现在差不多快一年的时间了,虽然我们似比邻而居一般,然却从没有见过彼此,更别提说过只言片语了,唯有一条条信息,一份份牵念缔结着这份——缘。

“强子,对不起。姐最近真的很忙。”

“姐,没事的,记得再忙也要爱惜身体,因为有人一直关注关爱着你哦。”

“强子,我知道一直都没有为你做过什么。倒是一直以来,你都在默默地为我做着看似平常的小事,实则非也,其实我明白小事不小,往往通过些些小事,才会看出一个人的修为,一个人的涵养。谢谢你强子,一定记得安好快乐。”

“姐,我遇到难事了,我不知该怎样讲出来才好?自己就好似处于一种混乱迷茫的状态,家人的关爱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姐,姐,姐——”

“强子,你究竟怎么了???姐能为你做点什么吗?人生会遇到许多的事,没有一直的坦途,没有一帆风顺,愿你闯过难关,迎来阳光。”

“姐,不需要你为我做任何事情。只想和你说说心里话,可以吗?”

稍迟疑一下的我,拨动了那串最熟悉的数字,电话号码。

“姐,谢谢你。你好吗?”

“好着那。强子,你怎么了?”

“姐,我遇到了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现在虽已基本安顿的差不多了。只是心里特憋屈难受,只想和你说说,不想和家里人说了,他们同样承受着很大的压力,尽管他们刻刻的关爱着我,而越是这样我是越喘不过气来。”

“不要想那么多了,面对现实,正确面对任何事件。我想,逃避家人的关爱也不是办法,也应该不是你的风格吧?”

“姐,我明白的。”

“强子,你是男子汉。愿你就是那颗挺拔的松,那座沉稳的山,那片宽广的海。姐做你的精神后盾可否?”

“谢谢姐。几天前我的白班司机出了大事故,重伤一人,轻伤一人。人是抢救过来了,可后续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题,需一步步,一点点的解决。家里几近倾其所有,几乎到了背水一战的地步。虽然最后这些都会走程序的,可当下是自己必须先行垫付和护理伤者。这些还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心理的挤压和淤积。”

“你说这些,我理解,非常理解。更相信你会冷静处理好这件事情的。”

“姐,对不起。无形中把压力转嫁与你了一部分,愿你见谅我。”

“客气了,姐惟愿你尽快走出负面情绪。做个深呼吸,抖抖精神,努力给自己一个阳光的微笑吧。现在无论如何难过或郁闷,也改变不了已酿成的事实,那就尽力调节一自己的心境,积极的面对,只有这样才会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和不至于压垮自己。”

“姐,我也想这样,可是很难很难。”

“没错,真的是说说容易,做起来非常非常难。还是期望你给自己一个强大的内动力,以便重新起航。”

“姐,对不起。我该去忙了,非常感谢你的来电。”

“客气了。保重,加油,支持。”

这是我们第一次通电话,电话挂断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无比沉重。只有默默地祝福,默默地祈愿乌云散去,阳光笑脸现。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多次通过电话交流。然从没接受相邀,去喝杯咖啡或共聚一餐,再或散个步等。说句心里话,我也特想去,特想——

“姐,如果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着迷了该怎么办?”

“在对的时间,对的场合,对的机缘里,放大胆追求你的爱恋就好了。”

“姐,我感觉我疯狂的爱上了一个人,那该怎么办呢?”

“那你就勇敢地去追求你的幸福吧。”

“姐——”

嗯?好像不对头哇?难道?胡想什么呢?不可能,这是完全不存在的问题,太自作多情了吧?

几天之后的一条短信,真正地击中了我。

“姐,我无可自拔地爱上了你。几天来,我试图忘记你,试图不发信息与你,试图删除有关你的所有记忆。可是姐,做为男人的我居然泪流满面了——”

“强子,这种玩笑是不可以随意开的,我只是姐姐而已。”

“姐,假如我可以欺骗你,真的可以欺骗你的话。可是无论如何我都不可以欺骗自己,不可以欺骗自己呀。”

我心里那种隐隐的预感,就在今天,就在此刻变成了现实。当爱的洪流以奔腾之势向我袭来之时,我告诫自己,一定不要倒在这滔天的巨浪里,我要努力地避让着,努力地站立着,努力地平复着心海里泛起的洪涛巨浪。

通过一条条的信息,一次次的电波传导。我深知这是一个有涵养,有责任感,有担当的男人。我也曾想奔他而去,也曾想牵他的手在月下、在堤边漫步,也曾想靠在他温暖的臂弯里,感受他的浓情蜜意,也曾想心手相牵,行进在人生的旅途之上。打住打住,不要也曾想了,还是回归现实吧。

想一想完全没有错,千万不要把不切实际的想,付诸于实践就好。更要记得不要伤人伤己,人生不学会放下就不会有所得。如是这般的叮咛着自己。

我们没有单独相会过,没有真正地牵过一次手,没有相对而坐哪怕半会儿,这一点不知是值得庆幸?还是留有遗憾?我开始有些茫然飘然了。

“强子弟弟,谢谢你。恕姐姐不能接受除了姐弟之外的任何爱恋,姐已心有所属,更不可贪图一时之快,在此既欺骗你又欺骗我自己,绝不可以做出损人又损己的事情来,我愿做你今生永远的姐姐,万望你见谅。”

此信息一发出,头脑混乱不堪的我,泪水立即爬满了脸庞,嘴唇几乎流出血来了,手心里全是汗,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刻静止了一般。

“姐,我知道我冒失了,可爱一个人也是不由己啊。姐,我——”

我读不下去了,模糊的泪眼,已经辨不出字迹了,翻滚的心绪已经乱了阵脚了。我颓然地坐在沙发上,不思不想地任由泪水肆意地流淌着。

难道这就是爱的洪流?洪流来袭?

(20110722初稿,20110724定稿)

癫痫饮食需要注意哪方面
云南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发作后有什么表现

友情链接:

刻画入微网 | 内向人的优势 | 淘宝网男士手表 | 加拿大号码 | 汽车氙气灯改装 | 女款衬衣 | 玻尿酸除皱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