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建行银行卡查询 >> 正文

【江南小说】遗失的承诺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暮夜月明,一对少男少女并排走在操场上,静静的不说话,仿佛很享受这时的宁静。突然,女孩跳到一边,满脸期盼地对男孩说:“我们永远做兄妹好不好?你永远是我的哥哥,我永远是你妹妹,好不好?”男孩笑了笑,满眼宠溺地说道:“好好好,我们永远是兄妹,而且,你会是我唯一的妹妹,好不好?”“嗯嗯嗯,那我以后也不认哥哥了,就认你一个。”女孩满心欢喜。

------前言

若愔坐在椅子上正开心地和室友聊天,突然,手机响了,那是短信的铃声。若愔嘻笑着打开手机一看,突然笑不出来了。室友们很奇怪,“怎么了?谁发的短信?”“呵呵,没什么,不知道是谁,可能是发错了。我们继续聊。”

晚上若愔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翻出那条短信,短信内容很简单,“若愔,还好吗?我是阿远。你是不是还在怨我?原谅我好吗?”。阿远是若愔初三的时候认的一个哥哥,高一的时候和若愔就没联系了。若愔没想到他会给自己发短信,并希望自己原谅他。其实,他和若愔的故事很简单,甚至都没有牵扯到男女之间的情爱,但是,在当时却很让若愔受伤。

阿远是若愔初三的同学,是班上的插读生。若愔性子比较冷,加之班上的人都觉得她是个“怪人”不怎么搭理她,所以,在班上她并不认识几个人,但是,阿远却是例外。阿远是若愔认的哥哥,很疼若愔。若愔自小得了一种怪病,经常头晕头痛、手脚发麻,而且,身上几乎到处都会莫名其妙的痛,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有三百天身体都是不舒服的,去医院检查医生也不知道是什么病,最多开点止痛和补充微量元素的药,阿远很心疼,每次看到若愔不舒服就会帮若愔按按额头,揉揉手,让若愔很是感动,因为,若愔只有在小时候享受过这种待遇,那个时候若愔奶奶还在,每天都会帮若愔按摩,但是,自从奶奶过世后,就再没有人这样照顾过若愔。当然,让若愔感动的不止这一件,还有很多很多。譬如:若愔爱打瞌睡,连在去吃饭的路上都会睡着,为此,阿远和他的几个兄弟总是前后左右的把若愔围成一个圈,以防她摔跤。譬如......若愔感动于他的细心和温柔,沉溺于他的放纵和宠溺,总觉得阿远就是自己的亲生哥哥,是自己那个没来得及降生的哥哥转世而成的阿远,对阿远尤其依赖。

没过多久,班上的人都知道了阿远疼若愔,但是,他们不信一个认的哥哥能疼妹妹疼成这样,他们以为阿远和若愔在交往。这首先就引起了班上一个女孩的不满。她叫熏,和若愔的姐姐同名,是班上的大姐,原本和若愔玩得还不错的,若愔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姐姐看待。熏在初三第一学期的时候给阿远写过情书,阿远以我们都还在读书,不能早恋为由拒绝了她。这事若愔不知道,因为发生在若愔认识阿远之前,但是,熏就认定阿远是因为若愔拒绝的她,对若愔就开始怀恨在心。

起初,熏只是给若愔写了一封极其肉麻的情书,趁着下晚自习,教室里没人放在了若愔课桌里,她知道,阿远每次上课都会提前来陪若愔说会话才走的,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阿远不会发现。第二天一早,事情果然如她所想,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阿远不甚在意,反倒是若愔很好奇,毕竟这是她收到的第一封情书,虽然,从字体一看就知道了,是个女孩子写的。情书事件不了了之,熏并不就此罢手。自此,熏每天晚上熄了灯之后,都会以能让若愔听得到的声音,(若愔睡在最外边靠门的那张床上,熏睡在最里边靠窗的床位,)说会悄悄话,话题无非是说若愔水性杨花,脚踏两只船等等,若愔每天听着熏对自己的言语,心里很纳闷,但却没有多想,只是以为熏误会了自己什么,只要自己有心,一定可以消除误会,自此,对熏更是体贴、尊敬。然而,熏并不领情。

若愔两年前认识了一个也很喜欢写诗的朋友,名字叫风,两个人经常同题写诗,然后互相评比。虽然两个人的写诗水平不咋样,但是,彼此之间却引以为知己,互相分享着彼此心里难以言着的小秘密。

也许真的算是缘分。学校举办了一个强化班,要选取各班最优秀的十名同学参加,以备县里的抽查考试,若愔是班上前三名,被班主任逼着参加了。强化班的座位是按班级排的,每一个班一列,按照成绩从前排到后,若愔刚好和风是同桌。本来两个人就是无话不谈的朋友,这样一来,二人比起班上别的同桌之间更是融洽。熏也在强化班,但是由于名次比较靠后,所以,座位不是很好。本来,彼此之间相安无事的,但是,有一天熏突然有事过来找若愔,若愔不在,熏就跟风介绍自己,说她是若愔的姐姐,若愔很是喜欢她,什么都不会瞒着她。起初风不是很相信,等若愔回来后,风向若愔询证,若愔不好意思说不,怕寒了熏的心,使熏对她误会更深,所以,只有点头承认。从这以后,熏有空没空都会跑过来找若愔聊天,但是绝大部分时候都是在若愔不在的时候,直到强化班快结束的那几天,熏就再没有来找过若愔,与此同时,风也突然变得沉默了,对若愔也总是不怎么搭理。若愔心里很奇怪,但是又不好意思问,也只当是快要考试了,风紧张的缘故,等考完试就没事了。然而,考完试,搬出了强化班,风再也没有搭理过若愔,甚至走路碰到,都会避开。若愔很难过,但更多的是奇怪。若愔不相信曾经那么要好的朋友会没有原因的就不搭理自己了。这种奇怪没有维持多久,若愔就得到了答案。

那是若愔从强化班回来后的十天左右,晚上,熏照例和她同床的室友阳说会悄悄话,但是,这次的悄悄话就不像以往那么大声,小了很多,只是,若愔心情不好,睡不着才不小心听到了。熏跟阳说:“你看到若愔这几天郁闷的样子没?看她那样我就不喜欢,整天装柔弱给谁看啊,还真以为自己是林黛玉呢?我跟你说,你可别告诉别人啊。她这段时间不高兴都是因为风。你不知道那个风也真是好笑,我说什么他就信什么。我说我是若愔无话不谈的姐姐,他信;我说若愔跟我说她喜欢他,他也信。你说,好不好笑…….”若愔听到这里听不下去了,原来,原来她每天来找我是为了这个,原来我一直珍惜的友谊竟是如此的脆弱,原来,我一直都不了解你们,不管是熏,还是风,我对你们都太过陌生。

若愔不开心,阿远就着急了,以为是若愔这段时间身体不舒服,每天一下课就陪在若愔身边跟她说话,有时候考试,若愔不想做试卷,阿远都会帮她代笔,这种待遇是若愔以前都没享受过,因为阿远虽然很疼若愔,但是,在学习上却一点不溺爱她。若愔知道阿远担心她,为了不让阿远担心,若愔只有把难过压在心里。

快要升学考试了,若愔的成绩是班上拔尖的,县里的高中以她的成绩是可以随便填的。本来若愔是打算去一中的,但是,家里人觉得县城里面比较乱,不放心,硬要若愔把志愿填在本镇的二中,若愔拗不过,只有应从。阿远的成绩虽然没若愔好,但是在班上也是靠前的,阿远不放心若愔的身体,也跟着若愔填了二中。刚好,若愔的好姐妹晴,阿远的兄弟们填的都是二中,若愔心里很高兴。若愔一直以来都希望阿远和晴能够在一起,这样他们三个人永远就不会分开了。当然想法是好的,只是,那时的若愔却不知道世事变迁,聚散无常的道理。

考试的当晚,若愔早早的就睡下了,想着明天考试不要打瞌睡才好。然而,将睡未睡间,突然听到熏在说自己,依然是每天必须上演的那套言论,若愔本想不予理会。然而,可能是因为这是在学校住宿的最后一晚了吧,熏不想让若愔这么好过。本来是“悄悄的”言论演变成了激烈的谩骂。若愔睡不着,就坐起身听着她骂,也不做声,仿佛事情与她无关似的。然而,由于熏是班上的大姐大,她的男朋友是班上的大哥级人物,宿舍里的同学们不敢得罪熏便也开始跟着骂起了若愔。若愔心里难受极了,整个宿舍,除了自己那个发小,还有自己一玩得特好的姐妹没有做声以外,其他的人无一避免,而这些人中,几乎没有一个人不是受过若愔恩惠的。那天晚上宿舍里的人骂了一夜,若愔也默默地哭了一夜,心中的委屈恐怕只有自己才说得清。

第二天,当阿远看到眼睛红肿并还在不停流泪的若愔,吓了一跳。在得知事情经过之后,只得将熏向他表白过的事告诉若愔,若愔这才知道熏这几个月针对自己的原因。身边的朋友也嚷着要给若愔报仇,然而,若愔向来心疼女生,不想让熏难堪,连忙劝阻。

时间过得很快,熏虽然考试心情不好,发挥失常,以她的成绩还是远远超过了重点班的门槛,被编入了三班。进入高中,若愔越发嗜睡了,每天从早到晚的睡,似乎总有睡不完的觉,鉴于此,阿远便开始了负责一日三餐叫醒若愔去吃饭的工作。当然他和那些兄弟们依然肩负着防止走路都在瞌睡的若愔摔倒的重任。日子一天一天的过着,简单而幸福,若愔虽然在班上几乎不认识一个人,但是,因为有了他们在身边,也还是觉得开心满足。

然而,十月的一个星期天,阿远就突然不理若愔了,看到若愔就躲,甚至连平时天天和他们一起的那群朋友还有若愔的姐妹晴也一直尽量避着若愔。若愔很是难过,但更多的是对这个新环境的害怕,再加上前些天去药店买药时,医师说的那句“应该是心脏病,不能大意,一定要去医院检查,抓紧治疗”给她带来的担忧和恐惧,种种感触纠结于心,像一张大网,网得若愔透不过气来。

若愔给阿远写了一封信,因为她不想这样不明究底的被清出了他们的世界,更何况阿远答应过她的会一辈子做她哥哥、疼她宠她,她想要一个干干脆脆的结束。 等了好多天都是无果。只是后来断断续续听一个朋友说了很多与他相关的事情,譬如:阿远和晴在一起了,阿远学会吸烟、打架了,等等。让若愔又是欣慰又是难过,因为,至少他们俩如她所愿在一起了,只是早恋始终都不会有结果,若愔仿若从他这一开始就看到了他们的结局,虽然,内心里多少有点期盼,希望他们能够经得住考验,让这青涩的花酿结成果。至于阿远的吸烟打架着实出乎若愔的意料,记忆中的阿远一直是稳重的温和的,因为无不良嗜好,才让若愔心甘情愿认其作为自己的哥哥。

故事到此应该结束了,尽管若愔十分不舍,然而,她骨子里是个十分高傲的女生。尤其是当阿远把送给若愔的那块手表弄断了以后,若愔突然明白,所有的一切都该结束了,随着这块手表的断裂,不仅是曾经的兄妹之情,还有过去的朋友之义,都将成为自己心中永远的过去。

思绪回到现在,若愔不觉轻笑,恨吗?怨吗?怎么可能?即使是在我最难过的时候,我也只是满腹的委屈和不解,更何况那时候我天天忙着打瞌睡,忙着治病,忙着增加班上我那可怜的人脉关系,我没时间也没精力去怨你。

按住心里翻飞的思绪,若愔给阿远回了一条短信“我不恨你,也不怨你,从来都不。只是这么些年,我一直纠结的是,当初你们离开我的的原因。如果可以,你能不能告诉我?”

很快,阿远的短信便回过来了。“没有什么原因。只是你毕业连张照片都不愿意给我,我怕你还在怨我,希望能求得你的原谅。”

看到阿远的回复,若愔突然觉得可笑。因为若愔的性格虽然软弱,但其实骨子里却十分刚烈和干脆,面对感情时绝不会拖泥带水、藕断丝连。阿远和她认识了一年多,怎么可能连这个都不清楚呢?若愔心想“或许,在阿远心里,自己其实没有那么重要吧。只是,重不重要又有什么意义呢?于彼此,我们现在连路人都称不上了”。

释然了,这次真正的释然了。若愔点击回复,最后一次用心的给阿远回复了一条短信:“何必纠结于过去呢。于你,我向来都没有怨过、恨过,所以,自然也谈不上原谅。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不会再纠结于那个原因,你也不必对我心存愧疚。很感激那段时间你的陪伴和呵宠,因为,一直以来我都相信至少你做出那个承诺的时候是真心的,这样就好。”

闭上眼睛,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那个天真的少女,那个温润的少年,还有那个永远无法实现的遗憾,似乎还能感觉得到那时候的欢喜,还能听到那个天真的少女期盼的声音:

“我们永远做兄妹好不好?你永远是我的哥哥,我永远是你妹妹,好不好?”

好不好呢?天真的女孩依然天真,只是,对象不会再是你。

颞叶性癜痫有好治的吗
治疗羊癫疯要多少钱
浙江癫痫病三甲医院

友情链接:

刻画入微网 | 内向人的优势 | 淘宝网男士手表 | 加拿大号码 | 汽车氙气灯改装 | 女款衬衣 | 玻尿酸除皱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