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近期手机推荐 >> 正文

【留香】那段岁月(铭记征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我们说好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早上手机已经是第N次地响起。躺在床上的人依旧没有要接电话的意思,完全当作没听见,任凭着手机在床头柜上一直响。

可在客厅的母亲实在听不下去,推门进来说:“你手机已经响了一早晨,我都快被吵死了,你怎么不接电话呢?快起来接电话,别让它再响了。”

又是电话声又是母亲的唠叨声,躺在床上的人实在是受不了,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摸到手机直接挂掉了。手机还没有放下,就再一次的响起,馨雨想,谁呀!还真够执着地。打了一早晨,你打电话不累,我听得都累了。顺手接起电话,没好气的说:“谁呀,这一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就听手机一直在叫。你是成心的,还是怎么滴!”

就听电话对面以同样的语气吼了过来说:“死丫头,你早上吃火药了,脾气这么大,现在都几点了,你还在睡觉。睡睡睡,天天就知道睡,你都快睡成猪了,还睡呢?到现在还没起床,你是不是忘记今天要来机场接我啦!”

馨雨听到电话里是艳姐的声音,一头从床上坐了起来,瞬间睡意全无。馨雨握着手机心里想,完了完了,这个真的完了,居然忘记今天要去机场接艳姐了。就对着手机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说:“啊,是艳姐啊!看你这话说的,我怎么会忘记去接你呢?我已经起床了,马上就出门。你不会已经到了吧!”

听到艳姐叹了一口气说:“你个没良心的死丫头,你到现在都还没有出门,那你肯定是把接我的事给忘了。我飞机刚降落,你什么时候到。”

馨雨一边穿着衣服一说对着手机大声说:“我离机场很近的,20分钟左右就可以到了,我马上就出门。好了,先不说了,你等着我,挂了。”没等电话里的艳姐有所反映之时,馨雨就已经把电话给挂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给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半个小时后,馨雨在机场的咖啡厅里见到了好久不见的艳姐。艳姐见到馨雨后,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馨雨说:“丫头,你不是20分钟吗?现在都多少分钟啦!”

馨雨嘿嘿的干笑着,不紧不慢地说:“我说的20分钟是不堵车的时候,这不是路上堵车吗?所以才晚到了,这个不能怪我的,是吧?”

艳姐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馨雨,仿佛要把馨雨的谎言给看穿一样。然后淡淡地说:“哎,这么多年没见,你倒是变得能说会道了呀!”

馨雨说:“哪有,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呀!倒是艳姐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艳姐再次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馨雨说:“在我面前不用拍马屁,不爱听。”

馨雨翻着白眼叹气地说:“谁拍你马屁呀!说个实话你还不爱听。那下次我再见到你时,我就说,哎,艳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皮肤比以前黑了,皱纹比以前多了,我都快不认识你了。你看这样成吗?”艳姐看着馨雨说话的语气和动作。给了馨雨一个很无语的表情。

馨雨继续说:“好啦,我们走吧,去吃饭。”

走出机场,拦了辆的士直接来到江南公社。馨雨说:“艳姐,我记得你喜欢吃湘菜,这家湘菜还可以,他们也有不辣的菜,正好我也可以吃,我们就在这里吃吧!”

艳姐点点头,表示同意。两人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在点的菜还没有上来之时,她们一边喝着茶一边闲聊着。

十月是个秋高气爽的季节,正好也是国庆放假时期。许多人也都会选择在这个时间里出门旅游,而这里人们也是如此。在本市工作的人大都会选择去外地游玩,然而,本市也会多出很多背着旅游包的外地游客。她们座在餐厅的窗口,看着窗外的游客、行人匆匆走过,而餐厅里用餐的客人也越来越多,吵闹声也越来越大。

艳姐看着馨雨问道:“哎,刚从机场出来,车子上高架的地方就是我们以前住的地方吧!”

馨雨回说道:“嗯,是的。现在那里全部都变成了高架桥,原来的村庄都已经被拆除了。”

艳姐感慨的说:“离开这几年,这里变成真的很大,都有点不认识了。”

馨雨也感慨的说:“是呀,变化是挺大的。”

馨雨反问说:“对啦,你在那边还好吗?这次回来是长期留下,还是只是回来看看。”

艳姐看着看看馨雨说:“还好,就是很想你们,所以回来看看。”馨雨“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艳姐问:“她们俩都还好吧?”

馨雨点点头说:“嗯,都还好。心萍去年已经结婚了。孩子也快生了。”

艳姐说:“日子过得真快呀,你还记得我们那时候在一起的时光吗?你、我、丽英和心萍。”

馨雨说:“当然,那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时光。”

【二】

那是05年,在家刚过完年,馨雨便一人来到了这个城市。

人人都说这个城市是多么多么的好,可是,当馨雨站在这里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人们说的大上海吗?是那个繁华的城市吗?可这地方为什么是如此的破旧,还不如我在的小城市呢?这里住的房子不是木板隔的,就是违法搭建的小房子,甚至有的小房子都是用板材搭建起来了。起风时,风会顺着门缝拼命的往屋子里吹;下雨时,雨水会沿着屋顶的缝隙流进屋里。

馨雨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堂哥帮她租的房子是和另外两个女孩合租的。房子是房东违法搭建的,而且就是板材搭建的那种。十几户租客吃水用的都是同一个水龙头,而那水龙头就像一个八十岁老头喘气似的,一会有,一会没的。单因为用水的事情,租客就经常和房东进行着口舌之战。

年后正月里的天气还是很寒冷的,每逢遇到起风下雨天,风和雨就会沿着缝隙飘进房间里。有天夜里当馨雨睡得正香时,感觉到脸上冰冰凉凉的,用手擦了一下才知道,原来外面起风下雨了,而雨水沿着馨雨床头的墙角缝隙飘了进来,落在脸上。那是馨雨住的最糟糕的房子。

刚来到这座城市,并没有找到馨雨对口的工作。馨雨出门时,身上也没有带多少钱。为了生活,馨雨进了工厂的车间里当了一名小小的检验员。工作不重,但工资也不高,扣除房租后,也只够吃饭的。唯一不好的就是有点远,每天骑车来回要2个多小时。好容易等到发工资,高兴的去领工资时,公司的人事却告知馨雨说,这个月你领不到工资,要下个月才可以。因为公司规定,每个员工都需要压一个月的工资。馨雨没有领到工资,失望而往。

堂哥是兄弟姐妹中最大的一个,馨雨来到这个城市也是因为他在这里,家人也都希望他可以照顾一下自己。可是,在馨雨来到这里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感觉到了堂哥心里的不满。因为不只是馨雨一个人在堂哥家,还有堂哥的那些表弟表妹们都在他家,而这些弟弟妹妹们都没有一个会做饭的。所以,每天堂哥下班后,还要做饭给大家吃。馨雨知道,这么多人都在堂哥家吃,堂哥也蛮累的。本想着,等拿到工资,自己重新找个房子,再买个锅碗就可以自己煮着吃了,免得大家吃在一起时间久了,闹出什么矛盾就不好了。

记得有一次,正好看见堂哥正对着他的表弟大发脾气,原因是他表弟把米饭给煮糊了。而等到大家都下班到家后,堂哥脸色很不好的对着我们这些弟弟妹妹说了很多冷言冷语。而馨雨却是一个外表柔弱,内心倔强的人,馨雨最听不得那些冷言冷语,这让馨雨更加的确定要搬离堂哥身边。

馨雨到公司说想在公司的附近找房子,问同事有没有人要合租房子的。同事小刘说她也要租。最后馨雨决定和她合租,如果不和她合租的话,馨雨身上的钱连租房子都不够了。馨雨回到家,和堂哥说,自己要搬到公司附近住。堂哥不同意。其实堂哥知道馨雨为什么要搬家,他怕馨雨搬走了,家里人说她连妹妹都不照顾一下。而馨雨却说了很多理由,硬是搬走了。

馨雨搬家很简单,一个箱子,里面几件衣服。这天上班,平常不怎么说话的艳姐却主动的过来和馨雨聊天。

艳姐问馨雨:“你是不是和小刘合租的房子。”

馨雨说:“对呀。”

艳姐又说:“和她合租房子,自己多注意一点,那人手脚不干净。她已经和好几个女生合租过了,可都没有过多久,就都不愿意和她合租了。”

我很吃惊的看着艳姐,而后笑笑对艳姐说:“没关系,我现在身上没钱,连吃饭的钱都快没了,不怕的。”

艳姐看看远处的小刘,又看看馨雨说:“反正我提醒你了,你自己多注意一点。”

艳姐说的话馨雨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不是一个复杂的人,所以把每个人想得都和自己一样简单。可没有想到的是,小刘居然真的是手脚不干净,居然把馨雨身上仅有的一点零钱都给拿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眼看房租就要到期了,房东天天催着馨雨付房租,可馨雨身上已经没有钱付房租了,工资还要过几天才可以领。

正在馨雨不知怎么办的时候,艳姐问馨雨:“我们家前面有间房子房东要对外租,你要不要住,比你现在住的那个房子要便宜点。我和丽英,心萍也都是租他的房子,你如果过去。我们大家也可以相互帮忙的。”

馨雨想了想又很为难的说:“小刘现在已经搬走了,我一个人住在那里也有点害怕,也正想重新找房子呢?可是……。”

艳姐看馨雨欲言又止的样子,就说:“可是什么呀!想租的话,我回去就和房东先打声招呼,让他不要租给别人了。”

当时因为和艳姐还不熟悉,所以馨雨并不想向她说明,自己没有钱付房租的实情。馨雨心里还在想,如果那个房东可以让她等到发工资再付房租,那她就租。

等到下班,馨雨跟着艳姐去见了他们的房东。这是一个小村庄,里面都一栋一栋的二层小楼房,旁边也有另外搭建的小楼房。而我要租的正是房东另外搭建的小楼房,房间位于一楼,房间不大,还算干净,离门不远处有个水龙头和一个石台子,石台子是给租客洗菜洗衣服时放东西用的。馨雨乘艳姐走开的空隙,和房东协商着看看,能不能让她先搬进来,等拿到工资再付房租。房东知道馨雨和艳姐是同事,而且房东也了解艳姐是个好心人,又看馨雨是一个小女孩,心便一软答应了。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馨雨便把东西都搬到了新租的房子里,而艳姐也帮着一起收拾了房子,等到全部都收拾好以后,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这次馨雨没有想着要与人合租,而且自己一个人租下了一间房。馨雨一个人坐在门口,回想着来到这座城市短短的两个月,自己居然已经搬了三次家。心里想着,希望这次可以一直住下去,不要再为住处而发愁了。

馨雨本想出门找点东西吃,可突然想起来,好像好几天都没有打电话回家了,如果家人接不到自己的电话,肯定又要担心了。当时的馨雨没有手机,每次都是用公用电话给家人报平安的。通完电话后,馨雨看着手里剩下几个硬币,无奈的笑了笑。

馨雨心里想,或许自己不该来到这座城市,不来这里也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面临着挨饿受冻的日子。可是,既然选择了来到这座城市,不说要衣锦还乡,但也不能一事无成就落荒而逃。她不想做个逃兵,所以每次打电话回家,她都会告诉父母,她在这里有吃有穿一切都好,哥哥、同事之间也相处的很好,让他们放心。

今天对馨雨来说,可是一个好日子。因为今天馨雨就可以和其他同事一样领到工资了,房租也可以付了,也就有生活费了。

吃过午饭,艳姐拉着馨雨说:“走,我们去领工资吧。今天你就可以拿工资,把房租付了。”

馨雨吃惊的看着艳姐说:“啊,你怎么知道我的房租还没有付呀!”

艳姐看着馨雨说:“房东告诉我的,说你和他商量说要晚几天才可以付房租,我想你应该是身上没有钱了。但你又不肯和我们开口说,我也就不好意思问你。”站在艳姐身边的丽英和心萍都看着馨雨笑了笑,馨雨知道,原来她们都知道的。之前不问,都是为了不让自己难堪而已。我看着艳姐,又看看丽英和心萍,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在我们四个人中间,艳姐最大,比我们年长了三四岁,是一个为人和善,通情达理的人,不管什么事情,她都会帮你想到前面;心萍和馨雨是同岁,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不管是内心还是外表都是很要强的人;丽英,在我们四个人中间,她是最小的一个,性子大大咧咧的,不管什么事情都是直来直去的。也是我们中间最开朗的一个。

所以,艳姐她知道我是一个要强的女孩子,所以有很多事情,她都看在眼里,却记在心里。不管在任何时候,她说的每句话都会顾着馨雨的面子。不让她尴尬难堪。

馨雨开心的跟着艳姐她们去办公室里领工资,可等到拿到工资的时候,馨雨已经说不出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了,是该说开心呢?还是悲伤呢?我想应该都有吧,即开心,又失落。开心的是终于领到工资了,可以把欠的房租给付了;失落的是她的工资并不多,除去房租就没有什么钱了,连生活费都不够。

【三】

艳姐很不满的用手在馨雨的眼前晃晃说:“哎哎哎,丫头,发什么呆呢?我和你说话你听到没有呀!”

馨雨看着艳姐说:“在想我们刚认识的那段时间。”

艳姐看着馨雨很无奈的笑笑说:“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拿到工资的情形,本来拿到工资是很开心的事,可是一个房租付的你又没有钱了。而那时的你呀!真是一个倔强的小丫头,付了房租后没有钱吃饭,你居然宁愿饿着都不向我们开口借钱。最后却变成了我们硬要把钱借给你,你不要我们就和你生气,逼着你接受。”

癫痫病医院排行榜第一
癫痫治疗的方法有哪些
治疗癫痫病的中药

友情链接:

刻画入微网 | 内向人的优势 | 淘宝网男士手表 | 加拿大号码 | 汽车氙气灯改装 | 女款衬衣 | 玻尿酸除皱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