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喝酒头疼 >> 正文

【荒原】元圆(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元圆的家位于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山庄,家的后面是连绵不断的山,顺着家门前的泥路可以走到山里去;家的前边是一条清清的大河,同样顺着家门前的路走三到四分钟也可以到大河。其实这个大河的河水只有雨季的时候才像个大河的样子,在雨水少的时候,可以挽上裤腿趟河到河对面,叫大河不过是大家习惯的称呼。这里四季分明。

春天,万物复苏,田野里是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色。庄稼地里,到处是农民忙碌的身影,大人和孩子或两个一伙或三五个一群的去山里采山菜。山里有很多蘑菇,蘑菇类有臻蘑、松蘑、云芝蘑、扫帚蘑......还有其他山菜:蕨菜,猴子腿、广东菜、猫爪子、刺老芽、刺果棒、山芹菜、水芹菜、山韭菜、桔梗、山胡萝卜......

夏天,各处是一片绿意,绿的山,绿的水,绿的河边,绿的庄稼。有长在旱田的高高的玉米,矮矮的黄豆,也有长在水里的像小草一样的水稻;还有各种蔬菜,有豆角、茄子、辣椒、黄瓜、韭菜、芹菜、香菜,应有尽有。

秋天,是丰收的季节。山上的树叶呈现各种颜色:有红的,黄的,烟色的,还有绿色的,各种颜色相间,五彩斑斓,煞是好看!庄稼成熟了,农民们忙着收割,忙碌而快乐着!

冬天,大雪把一切覆盖,白白的房屋、白白的大树、白白的路、白白的田野、白白的山。大雪天,漫天飘动着雪花,路上的行人,也变成能走动的白白的雪人。这时候,孩子们喜欢玩堆雪人的游戏,或者找一个有坡的地方玩爬犁,大河已经结冰,也可以在冰上玩。孩子们经常冻得的鼻子通红,跑来跑去地打雪仗,如果热了就把手套放在兜里,接着玩。

元圆家里一共有五口人。有奶奶、爸爸、妈妈、哥哥还有元圆。哥哥元明比元圆年长两岁。元圆的爸爸是退役兵,当兵时受过伤,家里还挂着一个写着光荣军属的牌子,退役后就一直在家附近的一个工厂上班,妈妈和许多家属一样,在工厂附属的生产队打工,填补家用。听说元圆的爸爸是一个磨怔,是当兵时落下的毛病,小孩子看到她爸爸就害怕,从来不敢到她家里去玩,大人们也很少到他家串门。

小时候的元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美人胚子。皮肤白皙,典型的瓜子脸,丹凤眼,小巧的鼻子下面是一个不厚不薄的红润的小嘴,在下巴靠右边还长着一个黑痣,黑痣的点缀让这张小脸更趋于完美!元圆一笑起来就露出白白的小牙,那份天真就跃然脸上!

元圆九岁的时候开始上小学,邻居家的小丽八岁和元圆是同班,小丽在班级是学习委员,学习好,元圆学习不太好。每天大约都是下午两点多放学,放学后,孩子们十分钟左右就写完作业,然后几家的孩子都到大门口去玩,玩踢毽子,跳绳,跳房,跳皮筋,男孩子还喜欢玩溜溜球,扇趴机(趴机是一种由纸张折成的正方形的玩具)。

元圆和哥哥都不喜欢学习,爸爸和妈妈也不太管制,所以就让孩子们任着性子玩。邻居家的小孩子也一样,父母基本对孩子的学习不太关心,也不辅导孩子,学习好与不好,那就看孩子自己的造化了。

元圆的小学时光就是在这样一个无拘无束的环境中度过,玩着,乐着,从来也没有什么忧愁与烦恼。

(二)

十七岁的元圆出落得越发美丽,她身材苗条,身高一米六零,是个大姑娘了。元圆自从小学毕业以后,就没有再上学,先是在家里闲着,后来就和别的孩子一起去城里去打工。自从发生了那件事情以后,元圆被妈妈从城里接回来,她便一直在家里,妈妈索性什么也不做,在家里看着这个女儿。元圆整天痴痴呆呆的,亲人和邻居她也不认识了,谁和她说话都不回答,往往保持一个姿势一坐就是半个小时或者一个小时,不动地方。元圆爸爸一点儿也不知道真相,元圆妈妈是这样告诉元圆爸爸、元圆奶奶还有邻居的,元圆有病了,在家里养病。

元圆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健康活拨的元圆到哪里去了?也许,只有她的爸爸才对元圆妈妈的说法信以为真。

原来,元圆刚刚到城里打工的时候,是到叔叔所在的城市,距离叔叔家不算远。叔叔和婶婶忙着工作还要照顾家里的孩子。叔叔家是两室一厅的楼房,但来了一个女孩子,还是有些不方便,元圆只是在叔叔家里住了两个多月,就搬到打工的集体宿舍去住了,所谓的集体宿舍简陋的很,几个女孩子挤在一起,一个大板铺。农村出来的孩子,刚一到城里,看到大城市的繁华,感到眼花缭乱。每天下班后,元圆就和同寝室的女孩子一起出去玩,起初只是逛夜市,买点小吃,买点廉价的小饰品。后来有朋友要带他们去舞厅玩,元圆不敢去,也说不上原因,只是觉得害怕。朋友是这样劝她的:“你呀,真是胆小!舞厅怎么了,那是公共场所,是大家都去的地方,还不敢去,一看就是农村来的!见不得大世面!”元圆一听急了:“说谁呢?我敢去,这有什么不敢的!”

一共有四个女孩子,这几个人中有两个来过几次,其余的两个只听过舞厅的名字,别的根本不知道了。一走进舞厅,这里很暗,只有一点亮度,可以让人在走路的时候不撞到别人。那个还算熟悉的,领着他们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坐下后,元圆才发现,这里是一个长方形的大房间,四周都是长凳,好多人坐着,中间是一块大的空地,有很多人在跳舞。当看到那些跳舞的都是一对一对的男女,抱在一起的时候,元圆只感觉头发晕,脸发热,下意识地想出去,看到其他人没有什么反应,元圆怕别人笑话,就只好强作镇静。

这曲正好停了,又一曲响起来,有好几个男子过来,到元圆这里请元圆跳舞,元圆有些慌乱,同来的姐妹说,跳跳就会了,去吧。元圆站起来和其中一个男子跳起来,元圆不知道怎么跳,那个男子告诉他:“没关系,我教你,这个是四步,很好学,你就像走路那样就行,来,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对,就这样。”这个男子一直很有耐心地教元圆,一曲、两曲,到最后也不知道多少曲了。那个男人问了元圆的单位,元圆实话实说,男子自我介绍叫王卫东,让元圆叫他卫东就可以了。到最后,元圆已经能跟着节拍,不踩对方的脚也能跳了。这位自称王卫东的男子也听说了他们一行是四个人。

姐妹们一起回去的时候,这位男子俨然是元圆的老朋友了,主动说:“我送你们回去吧,这么晚了,你们几个危险!”送他们到宿舍门口,王卫东看着元圆,问她:“我以后能来找你么?”元圆点了点头。

睡眠一向很好的元圆,当天失眠了,想着英俊的卫东,回忆着他们一起跳舞的情形,他对自己真好!

自从元圆学会了跳舞,就对跳舞上瘾了,起先几次都是卫东请大家一起去玩,后来就只有元圆和卫东一起了。不到一个月,卫东就以元圆对象的身份天天来看元圆,两人闪电般地进入热恋,卫东经常给元圆买衣物,买首饰,花钱很多。卫东告诉元圆,他今年25岁,家不在市内,家里很有钱,而且父母只有自己一个儿子。元圆比以前爱笑了,有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在元圆身上就可以看到,元圆对卫东一心一意。两个人海誓山盟,非卿不娶,非君不嫁!该做得他们都做了,不该做得他们也做了,元圆不想看到卫东为难。

几个月以后,元圆经常恶心,呕吐,自己不明白怎么了,卫东来找元圆的时候。元圆问他“卫东,我好像有病了,总恶心,还总吐,怎么办?”卫东一听就愣了,又问了一些情况,马上说:“你去医院检查吧,走,我陪你。”他们两个到医院检查后,元圆告诉卫东:“我怀孕了。”卫东想了想说,我有点事情,等我下班来找你,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元圆。

没想到,卫东这一走就再也没来。起先,元圆以为卫东有什么事情耽误了,可是接着几天,卫东也不见了踪影,元圆这才着急了,想要去找卫东,这时才想起来,每次他们见面都是卫东来找她,元圆连卫东的单位在哪里?在哪里住都根本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呀!

又过了一个多月,这些日子元圆不知道是怎么过的,每一天都是一种煎熬!元圆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元圆想:如果没有卫东,那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卫东的,自己这一辈子也跟定了卫东!没有他怎么行?

在元圆身边的人还没有看出元圆怀孕的时候,元圆觉得自己没有脸活下去了,元圆绝望了,选择了自杀。元圆站在一座楼的第五层,从这里跳了下去......

元圆幸运的没有死,孩子流产了,元圆被救起来,元圆的叔叔通知元圆的妈妈,元圆妈妈马上赶来,元圆被送到医院整整躺了三个多月,总算保住了性命,而且能自己走路了,不过大脑摔坏了,不认识任何人。

元圆被接到家里,元圆妈妈看到元圆这样,经常暗自流泪,元圆妈妈能做的也只能是为元圆祈祷,只要自己的女儿活着就好!不要让自己失去她。元圆的爸爸也有病,这件事情根本不能让他知道。

(三)

元圆在家里养了一阶段,后来慢慢地恢复了记忆,想起来那些伤心的事情,哭了好长时间。不过好在已经活过来了,而且妈妈整天安慰她,陪着她,元圆妈妈哭着告诉元圆说:“元圆,你如果死了!那妈妈也不活了!”元圆看着妈妈,趴在妈妈身上只是哭,慢慢也就有活下去的想法了。元圆妈妈看到女儿不再整天想着去死,也算松了一口气。

经过这样的一折腾,元圆已经骨瘦如柴,原本红润的脸已经没有多少血色,眼圈发暗,眼神迷茫,原本不大的眼睛显得突兀的大,眼睫毛也长长的。

元圆的脾气也大有改观,不再是以前的乐观,天真。只是当元圆想起卫东的时候,偶然地,在元圆的脸上还能看到往日的温柔和幸福!

元圆已经不是一个小女孩了,作为一个女人,元圆已经经历了生死的考验。不过,以元圆的阅历,也没有什么痛定思痛,改过自新,重新做人这样的想法。只是她现在对爱情,对生活的美好憧憬通通没了,元圆觉得以后自己也不会嫁人了,哪有哪个男人会要自己这样的,别人都会看不起自己了。

没过多久,元圆就恢复了往日的美,美丽的女孩子不管如何总是美的。元圆趁着妈妈没有注意,自己跑出了家门。元圆没有目的地到外面闲逛,总在家里真是太闷了。走在大街上,她还是那么醒目!不过已经有人认出她了,也有人在议论了。元圆只是装作没有察觉,她感觉很是耻辱。如果有人不嫌弃他,她现在真是愿意把自己嫁掉,也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男人。其实,元圆太过敏感了,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谁那么关心她的事情,再说了,都这个年代了,对这样的事情谁没有听过呀,如果知道她的事情,有些好奇也许会有,笑话也会有,但更多的应该是同情吧,如果人们没有丧失善良的人性的话。

元圆正走着,有人叫她的名字:“元圆,你好!”元圆顺着声音一看,才发现是一个男人,二三十岁的样子,居然有人和自己说话,元圆很高兴:“你好!”元圆笑了。看着元圆的笑容,这个姓张,外号张老五的男人呆住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个美人居然和自己笑了,还和自己说话。要知道,在当地的农村,如果小伙子到适当的年龄,不会自己处对象,而且家里没有钱,想说一个媳妇真是太难了。这个张老五,其实在家里是老大,都三十多了,因为说不上媳妇,所以当地人都叫他张老五。

张老五也不知道避讳,就这样不错眼珠地看着元圆,继续和元圆说着话:“元圆,到哪里去呀?”元圆笑了笑说:“随便走走。”“我叫张成才,元圆不认识我吧?”“走,到我家喝点水吧,天这么热。”张老五邀请元圆。元圆是这里远近闻名的美女,平时连正眼都不看他,今天真是难得的机会,张老五对元圆的事也是略有耳闻,所以才和元圆搭话。元圆想了想,:“好吧。”她也确实有点渴了,也很难得有人还不嫌弃她,和她说话。这个张老五骑着摩托车把元圆带到自己家里。

张老五家里还有一个老妈妈,一个弟弟早已结婚了,张老五和老妈妈一起过日子。老妈妈看到这次儿子领回一个这么俊俏的姑娘特别高兴,马上就到邻居家串门去了,把这个家留给儿子和这个姑娘。

张老五关上了门窗,回身看着元圆。元圆见他这样做有些慌乱,忽然又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他怎么,怎么,想做什么呢?张老五回身就吻上了元圆的红红的嘴,元圆一愣,不一会儿就感到浑身燥热,便随了他。

以元圆现在的心态,这个张老五真地捡了一个媳妇,元圆在他家里住下了,并没有通知自己的妈妈。妈妈发现元圆不见了,马上就慌了,元圆不会寻短见吧?马上到处去找,看到人就询问,经过不懈地努力,终于有人告诉元圆妈妈了,看到是张老五把元圆带走了。

元圆妈妈根据别人的讲述,去张老五家,看到元圆一个人在家,“干啥呢?跟我回去!”元圆妈妈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不,我不回去!”元圆不想回到那个只能让自己回忆以前那些噩梦的地方,在这里,张老五对自己好,总是小心地呵护自己,包括他的妈妈也对自己笑咪咪的。

元圆妈妈不顾元圆的反对,强拉着元圆做出租车回家。元圆回家几天后,趁着元圆妈妈不注意,又跑出来了,这次是直接到张老五家。元圆妈妈真是不太甘心呀。自己的女儿刚刚多大呀,这个男人这么穷,还岁数大,可女儿这样,元圆妈妈无奈了,在张老五第四次提出结婚的请求时,元圆妈妈终于答应了他们的婚事。

癫痫病多少钱才能看好
河北治疗癫痫哪里好
癫痫病的最好治疗办法

友情链接:

刻画入微网 | 内向人的优势 | 淘宝网男士手表 | 加拿大号码 | 汽车氙气灯改装 | 女款衬衣 | 玻尿酸除皱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