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恢复桌面图标 >> 正文

【看点·缘】暗流(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第一章

中午,尹明来到长江边,在一块被太阳晒得发烫的礁石上坐了下来。阳光像炭火似的,额头上的汗水和泪水都浸进了嘴角。他用舌头舔了舔,感到比盐还咸。江水泛起的涟漪,闪烁着星光。在那片耀眼的星空里,他仿佛看到了丫头离开时,不断回头,看着他嚎啕大哭时的样子……她才五岁啊!就遇到了这样的变故!这都要怪她那个狼心狗肺的妈啊!尹明感到自己的心,像一件湿衣裳,正在被拧干。

一阵江风吹来,尹明赤脚伸进了水里。这江边的水,表面上风平浪静的,可脚一伸进去感觉就不一样了。在自己的脚趾头上,尹明感到了一股股暗流袭来。如果不是一个月前,在半夜回到家里看到的那一幕,他本以为自己的生活,一直以来都是风平浪静的……尹明用手抹了抹脸,擦掉了让他感到发痒的汗痕和泪迹。

……那个贱货居然说丫头并不是她和他亲生的,她要带走!这句话让尹明想死的心都有了。在她带着丫头离开后,尹明就带着这样的想法来到了江边。离开家时,他什么都没带,就觉得自己赤条条来到了这个世界,离开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是值得带走的了。看到一艘大客船从长江上游的重庆朝天门长江大桥下方驶来,感到已经一无所有的尹明,说不出的轻松……他突然站了起来,纵身跳进了长江。

“有人跳江了!”

在落水的那一瞬间,他听到有人大声叫道。尽管自己会游泳,也在长江游过,一心一意求死的他,并没有做出哪怕一个能让自己漂浮在水上的动作……还没沉到底,就觉得自己像一段木头,被水下的暗流颠簸着,突然间,自己的头好像撞到了什么,脑海里闪烁着星星,然后一颗颗都灭了……

当他醒过来时,来来往往的脚步声、弥漫在空气中的药水味,都让他意识到自己来到了医院。

“他活过来了!”

一个姑娘说。可他并没有睁开眼睛,他并不想再次看到这个世界。他感到自己的脑袋已经麻痹了,像一块木头,尽管头皮一阵一阵的扯痛。

“他终于活过来了!”

那姑娘又说,声音甜美清脆。也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姑娘的话,他感觉到泪水流过太阳穴,流进了耳朵里。那个姑娘俯下了身来,散发着香水味,她用纸巾擦拭着他的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姑娘说。“有多大的苦啊?年纪轻轻的就想死了?”

尹明琢磨着她说话的声音,就是想不出一个,像她这样说话口音的熟人。

“你啊,要不是我正好路过那里呼叫,小命都没了!”

听到姑娘这样说,尹明突然睁开了眼睛。姑娘正在给他擦试兜在耳朵里的泪水呢,那一瞬间,两双眼睛对视着,尹明看清楚了她的瞳仁,像两朵菊花似的。姑娘抬起身子后,尹明才注意到她穿的是医生的服装。

“醒来了就好!”

姑娘说着,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空药水瓶,转过身去,离开了病房。尹明收回目光,看到床的里侧还坐着一个人,他穿着一身协警服,正在玩手机,玩得喜笑颜开的。尹明又闭上了眼睛。

“醒来了就好!”那个人说,“能说话时,就说一声。我们还要给你做个笔录!兄弟,我看你也是一表人材,怎么就想到要去跳河呢?难道你杀人啦?”

尹明睁开眼,又看了他一眼。那个人并没有看他,还是在玩他的手机。他又把眼睛闭上了。

“如果真的犯了罪,还是自首吧!说不定还可以减刑。死刑改无期,无期改有期。说吧,你是不是杀人了?”

“我没杀人!”

“那你去跳河干嘛?你不说个丁丁卯卯,是过不了这一关的。”

“这是我个人的私事。”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怎么说是私事呢?”那个人终于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吗?杀别人是杀人,杀死你自己也叫杀人,你已经违法了。”

“我的命,是我的,违什么法?”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的命怎么就是你一个人的呢?你总有父母吧?你想死的时候想过他们吗?你有妻儿吧?还有国家补贴你读书也花了不少钱吧?还有你的三亲六戚,三朋四友,如果你真的死了,这些人会怎样想?你知道吗?你的死会影响社会的安定!”

“有那么严重吗?死人的事,是天天都会发生的。”

尹明看到那个人终于放下了手机,看样子是准备给他讲一番大道理了。可他刚做好了架式,这时手机“嘀嗒”响了一下,他又埋头玩他的手机去了。

“一切都等你好完全了再说吧!”他说,“能睡,就睡。”

尹明觉得他一脸喜相,看上去呆头呆脑的,他的智力就像未完全盛开就开始萎缩的一朵花。尹明刚闭上眼晴,那个人又说话了。

“要不是人家明霞给正在河边钓鱼的爸送吃的去,你呀,小命就没了哦……”

“大哥,你说的是刚才那个姑娘吗?她不是这里的医生吗?”

“是啊!这又怎么啦?”

“怎么会那么巧?”

“俗话说得好,这叫不巧不成书啊!”尹明看到他把手机搁在了大腿上。“要不是这么巧,你的小命就没了!”

尹明又把眼睛闭上了,他回想着刚才那个姑娘的模样,就觉得她长得像庙里的观音菩萨,又觉得好像见过似的……

“你得感谢人家明霞姑娘!出院后,还是请人家吃一顿饭吧……”

“她会来吗?”

“你诚心诚意的,她怎么不来?你出去后,可千万别干傻事了!千万别辜负人家救了你一命。”那个人说着,嫌戴在头上的帽子碍事,就取了下来。“对了,你干嘛要杀人呢?”

“我没杀人。”

“难道你不是人吗?”

尹明听了他的话,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可一想到笑,头上伤口处又疼痛起来。对他来说,把自己自杀的原因说出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想了想,灵机一动。

“我不是自杀,”他说。“天气热了,我只是跳到江里去洗澡,不小心被卷进旋涡里去了。”

“什么?”

“大哥,我真的不是自杀。”

“不对吧?”

尹明看到他站了起来,右手搔了搔后脑勺,一副懵逼的样子。

“难道这是个误会?对了,你的身份证呢?拿出来我看看。”

“大哥,我去游泳,出门时什么都没带。”

“那你家住哪里?”

“住在洋人街旁边的国际社区,我们小区就在大佛寺长江岸边,到了夏天,我常常都要下江里边洗澡的。”

“这……这……好,你等等……”

看样子,尹明的一番话,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他一时感到了有些不知所措。

“我去去就来!”

尹明看到他慌忙火急走出了病房,有些得意地笑了笑,可这时,头皮又疼痛起来。当那个协警领着明霞姑娘进来时,尹明看到挂在床上方的那瓶药水也快完了。明霞又换了一瓶药水挂在了铁勾子上。

“这瓶水吊完了,今天就不用再吊水了。”她说。

“明霞,他自己都说了,他既然不是自杀,这里就没有我什么事了。”协警说话时,一张脸总是朝上仰着,“那我回去了?”

“毛子!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呢?”明霞把一双手插进了衣包,“你真的就搞清楚状况了?如果你走了,出了事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他不是说了嘛!他那是在洗澡……”

“我常常路过那里,就没有看到过有人敢在那个地方游过泳,那里河水湍急,只有想死的才敢从那里……”

听了明霞的话,那个叫毛子的协警似乎感到自己受到了尹明的欺骗,于是带着责备的神情,憨头憨脑把目光移到了尹明身上。尹明急忙闭上了眼睛。

“你你你……还想骗我离开!你再杀人?我……”

“毛子,他要杀哪个人?”明霞问。

“他?他如果再次自杀,不就……难道他不是人吗?”

“毛子,说话别绕来绕去的,刚才吓了我一跳!”

“无论他再说些什么,我就不相信了……明霞,我等你来。”

“毛子,把人给我守好了,别再弄出什么事来!”

“好好好!我想上厕所时,给你打电话,让你来替我。”

“你按一下床头上边的呼叫铃就行了,我听到铃声就会过来的。”

“好好好,你去忙你的!”

听到俩人的对话,尹明虽然感到毛子憨头憨脑,却也是一个有爱心的人。身边的这两个人,对他来说,是陌生人,可他们竟然如此担心着他,这样的感觉如一股暖流,突然涌上了心头。暖流迅速涌进了鼻腔,他伸手抓了抓,却被一双手拽住了。

“你想干啥?别耍花花肠子。”毛子说。

“我想要纸巾。”

“松开他,毛子,人家要纸。”

明霞从包里拿出纸来,抽了两张递给了他。

“吓了我一跳!我以为你……”毛子说。

“哈哈哈!毛子,你反应过度了。”明霞捂着嘴说,尹明觉得她笑起来好看极了。“你刚才那个动作,像抓人似的,别把人家弄伤了。”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毛子问,“我们也好称呼你。”

“我叫尹明,谢谢你们的关心,我感受到了,谢谢!”

“明霞,你看你看,他一表人材,又明事理,怎么看都不像个杀人犯啊?”

“我没杀人。”

“哈哈,毛子,你别老提这个,怪吓人的。”明霞说。“那我先走了,你让他好好休息一会。”

“好嘛,”毛子从裤包掏出手机,一双眼晴盯着屏幕,又玩了起来。尹明目送着明霞姑娘走了出去。“你的医药费,都是人家明霞姑娘垫付的,出院后,你可要还给人家。”

“我会还的。”尹明说,“能遇到你们真好。”

“这世上,还是好人多啊!”

就凭着毛子这句话,尹明决心出院后不再做傻事了,他感到在自己的余生中,还会遇到更多像明霞和毛子这样的好心人的。

第二章

几天后,头上的伤口也好得差不多的时候,尹明随协警毛子去了派出所一趟。在作笔录时,由于他死活都不承认自己是自杀,警察也只好在笔录上写上了“游泳?或疑似自杀”这样的结论。要离开派出所时,因为尹明的身份信息不明,派出所的领导就让协警毛子陪同尹明回家,并要求毛子把尹明的身份证复印件拿份回来。

回到家里,尹明在抽屉里找到了一张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还特地把身份证拿出来让毛子核对了一下。明霞替他垫付的治疗费,尹明也一块给了毛子,让他带给明霞姑娘。送毛子出门时,尹明再三对他表示了感谢,说改天一定请他和明霞姑娘吃饭。

“吃不吃饭都是小事,”毛子在进电梯前对他说:“天生一人,必有一路。活着有多好啊!特别是这世上有明霞这样的好姑娘,开得像花儿一样。”

“毛子哥,这跟她长得漂不漂亮没关系吧?”

“这个你就不懂了吧?我这是在形容。好了,电梯来了,我走了。”

等毛子进了电梯,在电梯关上门之前,尹明向他挥了挥挥手。送走了毛子,似乎送走了一份美好。若有所失的尹明回到家里后,感到自己好比是生活中的一粒尘埃,还是在阴暗的角落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迎来明媚的阳光啊!

丫头的相片一张都没留下,尹明从抽屉里面取出相册翻看到。就是这几年前和他一起照的那些相片,有丫头像的那部分也被剪掉了。尹明在两间卧室里,来来回回走着,墙壁还是那几堵墙壁,家具还是那几件家具,可一直以来珍藏在自己心中,让自己疼爱的家人,突然之间,形同陌路了。老婆在嫁给自己之前是别人的,嫁给自己后也还是别人的了,这几年她还蛮会装的,简直就是个演戏的专家啊!和自己假扮了夫妻这么多年。连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孩子居然也不是亲生的——这么多年来,特别是自从她上幼儿园开始,几乎都是自己天天接送啊,教她左看右看如何过公路,遇到陌生人来搭讪应该怎么办?带她到河边去玩沙玩鹅卵石,到洋人街去坐过山车……作为一个父亲该做的,他都努力做到了最好。可她居然不是自己亲生的……想到这里,尹明心中的怨气就不打一处来。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已经没有电了,几天都没有用手机了,也不知道公司的人找过他没有……他找来充电器,给手机插上了。这个时候,尹明觉得自己特别需要来一次痛快淋漓的醉,让憋在心中的怨气发泄出来。他想到了那个名叫毛子的协警,他决定在他下班前去派出所等他,然后约他一块去喝酒。

下午五点半,尹明来到派出所大门口,等了约半小时,毛子才出来。尹明对他说明来意后,毛子客气一番,最终还是拗不过尹明,只好随他来到了仁济医院旁边的一个巷子里。到了夏季,重庆的晚上要到八点半才黑得下来。这条巷子两边都是一些低矮的瓦房,地上全是青石板路,巷子上空电杆子上的电线上,站了许多燕子,见到行人路过也不害怕。屋檐下到处都是燕窝,岁月似乎已经爬上了这些房子的一砖一瓦,映入眼帘的都是一些旧时光。这条街,他都有一两年未来过了。毛子说,一家名叫“临江门”的老火锅味道还可以,就约他去了那家馆子。进了馆子,毛子带着尹明来到后门坝子上,整个坝子上方搭有彩条遮挡,由于在一个半坡上,还可以打望长江对岸的朝天门码头和江北嘴。他们选择了一张靠边的桌子坐了下来,尹明让毛子给明霞姑娘打电话,看她愿不愿意来。

“就不晓得她晚上加班不?”毛子说,“如果上班的话,就来不了。”

毛子边说边拨通了明霞的电话,明霞说她要七点半才下班,那时接她班的人才会来接替她。

齐齐哈尔癫痫医院哪个正规
小孩为什么会得癫痫病
儿童癫痫病要如何治疗才能好

友情链接:

刻画入微网 | 内向人的优势 | 淘宝网男士手表 | 加拿大号码 | 汽车氙气灯改装 | 女款衬衣 | 玻尿酸除皱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