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阁楼楼板 >> 正文

生活原本厚重,我们何必总想拈轻?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中午,在领导办公室谈事情时听到外面七七八八的争吵声,出来一看方知是一同事与她的合作伙伴发生了冲突,甚至大打出手。同事是个水瓶女,81年,单身,为人直爽,说话口无遮拦,时常因此而得罪一些人,包括与之初相识的我。可是后来渐渐地相处久了,会发现她的真诚她的热心肠足以抵消她的一针见血,甚至喜欢上她的这点直言不讳。

(在如今这个人人戴着面具的社会,我喜欢真诚一点的人。哪怕她有很多缺,只要真诚,我都喜欢。是的,我喜欢一针见血喜欢直言不讳,但是不喜欢伪善伪好。所以我总是倾向于那些简单的人和事,这样在人际交往里笨拙的我才不会显得那么突兀。)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因什么而起的冲突,甚至谁对谁错,我觉得我无需知道这些细枝末节,我只知道每每看见独立行走且故作坚强的女纸,柔软的内心总是忍不住地揪成一团,丝丝缕缕。

最后她被那个男人单独叫了出去,那一刻,我移情了,我想起去年自己独自一人面对中介无赖时的场景,一股潮湿在自己毫无意料的情况下涌出眼眶,似乎唯有这样才显得我足够矫情。是的,我足够矫情。总是矫情地喜欢一些和我一样容易犯二且故作逞强的人。他们在办公室外又争执了一会儿,不知道那个男人有没有动手。我不动声色的坐在电脑面前,却恨自己不是个好男儿,不能够铮铮铁骨地狭义一次。

她回到座位上,平静的外表上看不出任何争吵过的痕迹,但是在接电话时,她的声音颤抖了。是的,她比我坚强,我的眼泪总是外倾,而她的总是打落牙也和血吞回肚子里。我知道,她是脆弱的,而她又不愿让世人窥见她的脆弱,所以才逞强到把所有的委屈暗暗藏起而后一个人和血吞。

她说她在北京漂了十年了,荣华富贵过,破落衰败过,伤害过他人,也被他人伤害过,无它,都是经历而已。说这话时她的表情淡漠极了。是的,这样的女纸是凛冽的,凛冽到令人心疼。似乎她们总是一副百毒不侵的样子,其实盔甲之后早已万箭穿心。

比起她们所历经的沧桑,我的那些命运之舛简直不足挂齿,又怎能时常挂在口边逢人就说。我知道在北京一定有很多人,拼命地坚强着,光鲜地绽放着,却也不为人知的哭泣过。我曾看过一篇文,说北京的每个夜晚都有人在哭。是的,有你,有我,还有形形色色、来来往往的他。

在没有来北京之前,我不能够懂得生活和生存二字区别在哪里,也不能够懂得材米油盐之于爱情的意义,更不能够懂得梦想之于现实的差距。所以我来到这里,只为经历一些磨难,而后虔诚地走下去。

北京?我时常在深夜自问自己,如果当初不是为了爱情义无反顾来到北京,是不是就不会遭遇这些生离死别或悲欢离合。可是,没有这些经历,青春是不是又稍显单薄而苍白。也曾经拼了命的想要逃离这座城,以为离开了就会云淡风轻,就会岁月静好。可现实并没有使我如愿以偿。那段灰暗的日子,曾经想想都觉压抑,而今竟也能够平静地写出来。可见生活催人熟,其速度远远比想象的快。

记忆里,那日子是阴冷的,即便春光明媚,骄阳似火,我都觉冷,时常在深夜辗转反侧,恐惧到满身都是细密的冷汗。那电视上才会有的惊颤,真真实实地发生在我身上,我惊慌失措至极,以至于常常在深夜痛哭流涕。我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如果足够勇敢,我会不会自戕。总之我压抑极了,拼命地想要将一腔压抑咆哮出去,可是我无处撒野。因为知道,外面没有别人,只有自己。

所以,我拼命地与自己誓死抵抗,直至将自己送上了手术台。是的,我的身体因长期的恐惧和压抑出现了疾患。确诊那日,我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个没完。我觉得委屈极了,我是个好姑娘,为何要遭遇如此接二连三的打击。我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我放肆地坐在医院的门口嚎啕不已,路过的人都看我,他们以为我得了绝症。其实不是,但即便不是,我也恐慌极了,像对待绝症一样恐惧它排斥它。

手术后,我回公司上班了,可情绪还是此起彼伏,我依然不能安下心来。这样漂泊不定的日子,我倦了。我突然渴望有人疼有人爱,有人呵护备至有人鞍前马后。我想要回到故里,只待一个人好,只贪恋一种微笑。我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忍受这样的颠沛流离。输就输吧,我认了。

有人说,如果举目望去,这座城既无你的亲人,也无你的恋人,甚至连闺蜜好友都不在,那岂不是太过凄凉。其实也不是凄凉,只是真的没那么温暖。对,仅仅是不够温暖。所以,我决定去一个温暖点的城市,遇见一个温暖的人,谈一段温暖的感情,过一种温暖的生活。离开时,心有许多不甘,毕竟付出的与得到的相差甚远。虽然我不想平凡,但是原谅我没有勇气留在不平凡的地方和不平凡的人竞争。

我不过是个凡夫俗子,请允许我俗一次吧,哪怕辜负所有人的期待,我也要离开。什么爱情梦想大房子,我只想要我爱的人和我爱的人健康快乐,其余的随它去吧。想那么多未来干什么,未来有那么多无可预测的变量。这些变量或许会给我们带来意外的惊喜,可更多时候会给你当头棒喝。所以我们真的没必要为要买多大的房子买多豪华的车过多奢侈的生活而杞人忧天。房子再大不还不是只需要一张睡得下你我的床。车子再豪华,也只是个代步工具。生活再奢侈还不是一日三餐,粗茶淡饭一生也好锦衣玉食一辈子也罢,最终都不过灰飞烟灭。

当然,最终的最终,我还是回来了,因为还有眷恋还有梦想,也因为生活在哪里都大同小异,此处有此处的艰辛,彼处有彼处的不易。所以,生活原本厚重,我们何必总想拈轻?(文/半杯暖,原文链接)

云南省癫痫病权威专科医院
洛阳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癫痫的症状和原因

友情链接:

刻画入微网 | 内向人的优势 | 淘宝网男士手表 | 加拿大号码 | 汽车氙气灯改装 | 女款衬衣 | 玻尿酸除皱价格